国金证券蚂蚁金服概念

  • 蚂蚁金服是什么

    金融

  • 蚂蚁金服欲上市,9只概念股大涨,谁是龙头

    1、蚂蚁金服要上市的消息传出后,有多只与蚂蚁金服相关的股票都有了不同的涨幅,其中涨幅最大的是合肥城建(002208),所以龙头应是合肥城建。
    2、蚂蚁金融服务集团起步于2004年成立的支付宝。2013年3月,支付宝的母公司——浙江阿里巴巴电子商务有限公司,宣布将以其为主体筹建小微金融服务集团,小微金融(筹)成为蚂蚁金服的前身。2014年10月,蚂蚁金服正式成立。它致力于打造开放的生态系统,为小微企业和个人消费者提供普惠金融服务。蚂蚁金服旗下有支付宝、余额宝、招财宝、蚂蚁聚宝、网商银行、蚂蚁花呗、芝麻信用、蚂蚁金融云、蚂蚁达客等子业务板块。
    3、蚂蚁金服相关概念股有:
    ①新朋股份:5亿设立上海金浦新兴产业股权投资基金投资蚂蚁金服。
    ②张江高科:上海金融发展投资基金二期(壹)(有限合伙)参与蚂蚁金服项目投资,截至去年5月11日,出资额已达到12亿元。根据公告,张江高科通过全资子公司投资该项目。
    ③君正集团:旗下的天弘基金联手支付宝推出的余额宝,目前持有天弘基金15.6%的股权。
    ④恒生电子(600570,股吧):蚂蚁金服将间接持有恒生电子20.62%的股份,曲线入主恒生电子。
    ⑤健康元(600380,股吧):出资7334万,比例7.3267%,参股上海经颐投资中心(有限合伙),借此入股蚂蚁金服。
    ⑥合肥城建(002208,股吧):控股股东兴泰控股通过参股建信信托,成为海南建银建信的间接股东,而海南建银建信正是蚂蚁金服的股东之一。

  • 蚂蚁金服概念股龙头,蚂蚁金服概念股有哪些

    在“蚂蚁金服概念股”被市场热炒后,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8月24日公开回应了其将在A股上市的传言,称暂无明确计划。
    而作为蚂蚁金服旗下最为人熟知的业务板块,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发文调侃了蚂蚁金服的上市传言:“上市毛计划都没有呢,还有这什么概念股,是意念股吧

  • 蚂蚁金服欲上市,9只概念股大涨,谁是龙头?

    1、蚂蚁金服要上市的消息传出后,有多只与蚂蚁金服相关的股票都有了不同的涨幅,其中涨

    幅最大的是合肥城建(002208),所以龙头应是合肥城建。

    2、蚂蚁金融服务集团起步于2004年成立的支付宝。2013年3月,支付宝的母公司——浙江阿

    里巴巴电子商务有限公司,宣布将以其为主体筹建小微金融服务集团,小微金融(筹)成为蚂

    蚁金服的前身。2014年10月,蚂蚁金服正式成立。它致力于打造开放的生态系统,为小微企业

    和个人消费者提供普惠金融服务。蚂蚁金服旗下有支付宝、余额宝、招财宝、蚂蚁聚宝、网商

    银行、蚂蚁花呗、芝麻信用、蚂蚁金融云、蚂蚁达客等子业务板块。

  • 资产重组一般要多久完成?

    至少俩个月,亚盛集团现已停牌,今年末应可以复牌.股价可以翻番.

  • 格力地产系动荡,公司高层是否会出现大换血?

    鲁君四涉嫌证券市场内幕交易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后,格力地产控股的物业公司也出现高管震荡。

    近日,新三板挂牌公司格力物业公告称,兼总经理张筱雯,董事、副总经理吴思建,董事陈莉等三位高管“因工作变动”离职。同时,为补齐董事会法定最低人数,格力物业补选了三位董事陈轶峰、范晓菁、邓石成,并聘任陈轶峰为总经理,范晓菁、邓石为公司副总经理。

    关于张筱雯等三位高管离职的原因,格力物业相关人士则对时代财经称,“没有离职,也没有其他原因,正常的工作变动。其中一位快退休了,张筱雯有其他工作安排,具体工作不方便透露。”至于公告为“离职”的原因,该人士则表示是“新三板的格式要求”。

    年届退休的或是生于1971年3月的董事陈莉,其于2018年6月获任董事,于2018年董事会换届时获连任。1986年11月出生的张筱雯在职时间更长一些。2016年12月,年近30岁的张筱雯从“因个人原因”辞任的陈济涛手中“接棒”,于2018年董事会换届时获连任。

    吴思建是三人中任期最短的。2020年9月,格力物业董事、副总经理王军退休,吴思建接任。相关公告信息显示,生于1980年6月的吴思建2011年加入格力物业,2018年2月至2020年9月任助理总经理。

    值得注意的是,张筱雯等三人原定任职终止日期为2021年11月11日,但却在距任期届满10个月之际集体被“换血”。

    新获任命的三位高管年龄相仿、履历相似。陈轶峰、范晓菁、邓石成分别出生于1979年2月、1983年8月、1981年10月,且均是先珠海格力房产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格力房产”)、后珠海格力港珠澳大桥人工岛发展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港珠澳大桥人工岛公司”)的职业动线。

    天眼查信息显示,格力房产为格力地产全资子公司,港珠澳大桥人工岛公司则是格力房产全资子公司,二者在格力物业中的持股比例为60%、40%。

    嘉和家业物业研究院研究总监李艳杰对时代财经分析称,一般企业出现高层变动,是将有上市或退市等资本动作,但格力物业规模过小、基本没有转板上市的可能性。“2020年物业第一股”兴业物联可为参照,其被称为河南地区“蚊型”物业公司,但2019年收益仍有1.84亿元、同比增长40.5%。格力物业2019年收入则仅有7932万,同比增长12.38%。

    而根据港交所2020年11月底发布的有关主板盈利规定的咨询文件,新上市公司市值要求不低于40亿港元,收入为最近财务年度最少5亿港元。以此规定看,格力物业在上市门槛已经偏低的交易所主板上市的希望仍然渺茫。

    并且,格力物业的盈利能力堪忧。2017年至2019年间,格力物业营收增速由33.92%降至12.38%,2020年中期收入仅3629万元,较2019年同期仅增长2.42%。其中2017、2018年的归母净利润均跌破150万元,同比跌幅为59.26%、13.99%。净利率也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,2017年至2020年中期分别为2.5%、1.7%、3.3%、6%。

    格力物业发展乏力与母公司格力地产不无关系。合富研究院市场分析师曾勉对时代财经称,格力物业目前主要做母公司旗下物业项目,没有像其他物业公司那样去拓展第三方管理项目,规模一般。格力地产的一级开发更多倾向于口岸配套、海岛等市政项目。

    从其近年来动作看,格力地产似乎在“去地产化”,打造大海洋、大金融、大健康的产业集群,2020年开启重组珠海免税集团,以免税业务为特色的大消费产业、生物医药大健康产业、房地产业等三大板块为其核心业务。

    但房地产业务占比在降低。2019年度,格力地产房地产业务占主营收入的比重从2018年末的77.61%降至55.95%,代建工程的贡献则从2018年末的16.81%增长至31.07%。代建工程带动其2019年营收出现近年少有的较大涨幅。2016年-2018年,格力地产营收分别为31.22亿元、31.3亿元、30.78亿元,2019年营收为41.93亿元、同比增长36.19%。

    在行业内,格力地产也“失语”很久。克而瑞发布的《2020年中国房地产企业销售TOP200排行榜》显示,TOP200门槛为合约销售71.5亿,格力地产再次落榜。而截止2020年三季度末,其短债比0.45,剔除预收款后资产负债率73.2%,净资产负债率173%,“三条红线”全部踩中。

返回顶部